熵基科技IPO:增收不增利国外国内经销商一进一出或暗藏玄机

熵基科技IPO:增收不增利国外国内经销商一进一出或暗藏玄机

据2021年11月25日深交所披露: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委员会定于2021年12月2日召开2021年第69次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审核熵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熵基科技”)的首发事项。

熵基科技是一家以生物识别为核心技术,专业提供智慧出入口管理、智慧身份核验、智慧办公产品及解决方案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主要致力于将指纹、人脸、静脉、虹膜等生物识别核心技术与计算机视觉、射频、物联网等技术相融合,向商业、交通、金融、教育、医疗、政务等多个领域,提供具备身份识别与验证功能的智能终端、行业应用软件与平台。

据招股书显示,熵基科技本次公开发行新股数量不超过37,123,013股,发行股票数量占公司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25.00%,拟募集资金130,965.92万元,募集资金将用于公司塘厦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混合生物识别物联网智能化产业基地项目、美国制造工厂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以及全球营销服务网络建设项目。

中沪网查阅相关资料,发现熵基科技还存在以下问题,增收不增利,受外汇影响大,应收账款和存货问题也变得越来越严重;国外经销商入股,国内经销商却在同一时间退股,或暗藏玄机;未按照法律规定的基数缴纳社保及住房公积金。

据招股书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上半年(以下简称“报告期”),熵基科技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65,488.48万元、175,073.26万元、180,140.47万元、92,009.11万元;同期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2,289.23万元、17,913.32万元、17,693.33万元、6,471.90万元。值得注意的是,熵基科技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80,217.58万元,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1,458.22万元;2021年上半年熵基科技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4.95%,而同期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却同比下滑-43.52%,也就是说在2021年上半年疫情好转的情况下,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状态。此外,据熵基科技招股书财务数据显示,在2021年上半年,熵基科技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31.34万元,公司现金流由正变负。

报告期各期,熵基科技海外国家和地区销售收入分别为80,622.96万元、93,537.81万元、98,461.95万元和47,232.51万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8.78%、53.52%、54.75%和51.42%,公司国际业务收入占比较大且总体呈上升趋势。而报告期各期,熵基科技产品对美国地区的销售收入分别为7,365.30万元、8,755.50万元、11,923.29万元、18,861.33万元和8,337.20万元,占公司海外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10.78%、10.86%、12.75%、19.16%和17.65%,占比总体也呈现上升的趋势。

熵基科技之所以在2021年上半年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形,主要原因就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大幅升值及部分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2021年上半年公司综合毛利率为41.69%,同比下降6.72个百分点,使得公司在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4.70%的情况下,毛利额下降了476.67万元,降幅1.23%,受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大幅升值影响,公司由2020年上半年的汇兑收益转为2021年上半年的汇兑损失,导致公司财务费用由2020年上半年的617.52万元转为2021年上半年的618.93万元,相应使得利润减少1,236.44万元。

除此之外,熵基科技在应收账款以及存货上的问题也变得慢慢严重起来,报告期各期末,熵基科技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5,958.05万元、17,328.68万元、20,706.48万元和25,053.54万元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64%、9.90%、11.49%和13.61%(年化后),占比逐年升高。报告期各期末,熵基科技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30,059.48万元、28,697.18万元、34,855.64万元和42,427.23万元,占各期末流动资产总额的比重分别为36.16%、27.60%、24.13%和28.36%,占比较大。

据业内人士表示,应收账款与存货往往是企业财务造假的高发会计科目,让人对其财务真实性产生了质疑。这是否也意味着,熵基科技为了冲高业绩而进行会计处理,将部分会计年度的应收账款计入当期收益呢?公司应收账款占同期主营业务的收入比例过高,这相当于部分收入是“纸上富贵”,实际贡献给业绩的收入十分有限。

据招股书显示,熵基科技部分经销商存在通过持股平台精英礼信和精英士君间接持有熵基科技股份的情形。ZKTECONORTHAFRICA其实际控制人HESHAMMOHAMEDABDELSALAMYEHIA在持股平台精英礼信持有份额;ZKTECO(PTY)LTD其持股90%的股东尹雅洁在持股平台精英士君和精英礼信持有份额,持股10%的股东HENDRIKDAWIDCOMBRINCK在持股平台精英礼信持有份额。报告期各期,熵基科技对股东经销商的销售金额分别为6,485.58万元、6,598.76万元、5,700.33万元、2,586.00万元。

对于经销商间接入股,熵基科技在招股书中说明到,公司在业务发展过程中,部分海外合作经销商看好公司发展前景,提出投资入股需求。考虑到股东经销商模式的引入一方面能够充分调动该等股东的积极性;另一方面以股权为纽带,实现了公司与经销商之间利益一致,有利于公司经销网络的稳定。

而在此之前,熵基科技也存在多名国内经销商也通过员工持股平台精英谦礼间接入股熵基科技的情形,值得注意的是,这部分经销商却在同一时间退股熵基科技了。其中,广州市中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其实际控制人申彦秋曾持有持股平台精英谦礼股份,于2019年12月退股;长沙中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其实际控制人王飞曾持有持股平台精英谦礼股份,于2019年12月退股;泉州市中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其实际控制人任南军曾持有持股平台精英谦礼股份,于2019年12月退股;北京中控合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其实际控制人苏宪旺曾持有持股平台精英谦礼股份,于2019年12月退股;北京中控泰科电子有限公司其实际控制人苏宪旺曾持有持股平台精英谦礼股份,于2019年12月退股等等。

那么报告期内熵基科技海外供应商间接入股,而国内供应商却纷纷退股,这其中是否存在其他的秘密呢?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熵基科技存在未按照法律规定的基数缴纳社保及住房公积金的情形。其中未缴纳公积金员工占比分别为34.64%、22.89%、23.31%、0.11%。或许是想要谋求上市,熵基科技在2021年上半年未缴纳公积金员工占比有了明显的下降。

若报告期内熵基科技根据其实际工资水平补缴社保和住房公积金,各期需补缴金额分别为3,239.76万元、2,980.80万元、3,315.60万元、1,502.70万元,占当期净利润比例分别为31.21%、23.01%、17.24%、11.75%,占比较大。

《劳动法》有明确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对此,也有市场专业人士表示,企业为员工缴纳五险一金是应尽的责任与义务。大量员工未缴纳五险一金表明熵基科技在企业经营管理方面可能存在着较大的漏洞。长此以往,公司在业界声望降低的同时,也必将对企业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损失。

Leave a Reply